传统武备百科

广告

连载】阿喀琉斯之魂·1第一章(上)

2012-02-05 14:40:25 本文行家:泰库尔曼

古代战争纵横记·古代战争纵记之阿喀琉斯之魂:古希腊战争记第一章爱琴文明战争记(上)叶思太·K·库尔曼爱琴人希腊文明最早诞生的地方不是希腊的大陆部分,而是爱琴海第一大岛屿——克里特岛。大约在公元前4500年(也有说是公元前6000年)~公元前3000年,克里特岛上已经有人居住,这些人属于高加索人种中的暗白人种——地中海人种。希腊大陆南部的早期居民也和他们一样,因此大陆和岛屿上的这些居民都被称之为爱琴

古代战争纵横记·古代战争纵记之

                           阿喀琉斯之魂:古希腊战争记

                                           第一章 爱琴文明战争记(上)     

                                                               叶思太·K·库尔曼

爱琴人

      希腊文明最早诞生的地方不是希腊的大陆部分,而是爱琴海第一大岛屿——克里特岛。大约在公元前4500年(也有说是公元前6000年)~公元前3000年,克里特岛上已经有人居住,这些人属于高加索人种中的暗白人种——地中海人种。希腊大陆南部的早期居民也和他们一样,因此大陆和岛屿上的这些居民都被称之为爱琴人(Aegean)。他们肤色较暗,头发曲卷,很像和凯尔特人融合前的伊比利亚人(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的先民)。因此也有观点认为伊比利亚人种和地中海人种很可能是同种,在闪米特人和凯尔特人兴起之前,这个早期种族曾在不列颠岛群岛、欧洲大陆西部和南部、北非和爱琴海诸岛这一广阔的地域上繁衍生息。古典时期的希腊作家称他们为皮拉斯吉人、勒勒吉人和卡利亚人。爱琴地区有不少如科林斯、克诺索斯和哈利卡纳苏斯等地名并非希腊语,而是一种上述种族使用的非印欧语系的地中海语言。克里特岛上的爱琴人因为受古埃及文明的影响而使用象形文字,后来又创造出线形文字A来拼写自己的语言。线形文字A约有132个符号,目前尚无人能够解读,但据专家推测该文字所拼写的语言并不属于任何一种希腊语。因此爱琴人在语言上也和在种族上一样,与后来的希腊人有着巨大的差别。

       爱琴海上的“伊比利亚人”也就是爱琴人(Aegean),被认为来自北非或小亚细亚半岛。这些渡海而来的人群,带来了包括如前所述的农业在内的各种先进技术。他们还发展出造船业和制陶业,并且开始榨橄榄油。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希腊居民开始学会制造铜器,进入了金石并用的时代。生产力发展,剩余产品增多,原始社会解体,岛上出现了城镇和阶级分化现象。大约公元前2000年,克里特人发现铜锡合金的使用效果更好,这便是青铜,此后克里特岛进入了青铜时代。大概早在公元前2600年左右,克里特岛上出现了欧洲最早的国家形态,后来她发展成为了地中海上欧亚非贸易的中间站。在这样的贸易中,她逐渐积累了巨大的财富,成为了称雄东地中海的强邦。大约在公元前2300~前1500年,克里特文明盛极一时。早期克里特岛上兴起了米诺斯(其首都为克诺索斯)、法埃斯特、马里亚(Malia)、扎克罗(Zakro)等许多个奴隶制小王国。最晚大概在公元前16世纪时,即色拉岛火山大灾难后的重建时期,米诺斯王国成为霸主,并可能通过兼并战争统一了全岛。

       传说中该王国最有作为的一位国王,即统一克里特全岛的那为国王名为米诺斯,因而这一王国以及后来的整个克里特岛文明被命名为米诺斯文明,克里特岛上文明的创造者因此也被称为米诺斯人。他们在克诺索斯(Knossos)、菲斯托斯(Phaistos)、马里亚Malia)、扎克罗(Zakro)等地建立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其中首都克诺索斯(Knossos)的人口达到了10万人。

无战的猜想

       米诺斯人给我们的印象大多是:他们是优秀的商人,但不是合格的战士。的确,许多资料都显示,他们的陆军非常的无足轻重,甚至没有常备陆军。米诺斯的城市也不像大陆上的迈锡尼城市那样有高大的城墙,甚至连王宫这样的权力中心地带都没有城墙作为防护。

米诺斯的宫殿米诺斯的宫殿

       这可能是因为米诺斯人的文明是在安逸舒适的岛国农业生活基础上产生的,而不像东方大陆文明那样在与周边族群的相互竞争中产生,所以米诺斯人并不崇尚血腥暴力的战争。另一方面,也许战争在他们看来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军事侵略所获得的战利品和土地,远没有他们从事商业活动得到的更有价值①。

战争的事实

       然而如前所述,克里特岛上曾经形成过很多独立的小国,但后来米诺斯王国却独霸全岛,统一了克里特,而这一过程必然是通过兼并战争完成的。因此有人认为克里特岛上早期也曾有过相当规模的陆军和陆战,只是米诺斯王国统一全岛之后才进入了“和平时代”。因为此后岛内不再有敌人,岛外的敌人也被克里特庞大的海上力量所阻隔,所以不再需要常备陆军,城市和宫殿也不再需要围墙保护。

       一些考古发现也证明了这一观点,如阿基亚·特里亚德出土石碑的雕像上刻画了全副武装的军事首领在带领一队士兵执行任务;出土的壁画还描绘了一队肤色较黑的战士在一个肤色较白的指挥官的带领下行军的情景②。随着很多诸如短剑、矛头、箭簇、弓箭握把、战斧等米诺斯时代武器的出土③,克里特岛的和平猜想被进一步打破。这些雕像、壁画和武器都证明,克里特和爱琴海周边其他地区曾经在爱琴文明早期发生过战争。

克里特武备

      克里特岛上的武器对后来的欧洲武器有着广泛的影响。克里特最早的武器是石器,其中石斧的制作在米诺斯文明的早期非常普遍。梅萨拉的卡拉西亚纳出土了一种玉质的斧头,而这种斧头在瑞士、法国、意大利和中欧也普遍被发现。

      虽然石质武器非常普遍,但早在米诺斯时期之前,克里特人已经会制作红铜斧。克里特岛东部的铜矿可能在米诺斯时代早期就被开采,此外克里特岛还从塞浦路斯岛获取丰富的铜矿资源(但没有证据表明之一活动早于米诺斯时代晚期)。

      克里特人大概在米诺斯时代中期将锡混入铜中,这样做最初并不是为了增加强度,而是为了降低熔点。这样便产生了青铜。尽管青铜诞生,但红铜一直使用到米诺斯中期三段。此时米诺斯人定下了10%的标准含锡量,使得青铜的性能明显优于了红铜。青铜合金技术不太可能是米诺斯人发明的,但他们却制定了青铜的标准配方。由于地中海的东岸没有锡矿,因此米诺斯的锡的来源一直是个迷,但很多证据表明,米诺斯人很可能从科尼什(在大不列颠岛上)、波西米亚和伊特鲁利亚获得锡矿。

 

①基克拉迪斯群岛出土的铜质短剑,有时也被安装上柄而成为矛;②克里特文明早期的另一种铜质短剑,更适合于安装上木柄而当做长矛使用;③属于克里特文明早期的铜质短剑,均为出土时的形态。这些短剑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有了长足的发展,最终发展成了大陆文明的任何刀剑都无法比拟的迈锡尼青铜长剑。①基克拉迪斯群岛出土的铜质短剑,有时也被安装上柄而成为矛;②克里特文明早期的另一种铜质短剑,更适合于安装上木柄而当做长矛使用;③属于克里特文明早期的铜质短剑,均为出土时的形态。这些短剑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有了长足的发展,最终发展成了大陆文明的任何刀剑都无法比拟的迈锡尼青铜长剑。

 

迈锡尼时代的剑柄,这些武器虽然属于迈锡尼文明,但出自克里特工匠之手,是米诺斯文明武器制作技术的延续。迈锡尼时代的剑柄,这些武器虽然属于迈锡尼文明,但出自克里特工匠之手,是米诺斯文明武器制作技术的延续。

 

这些长剑也同样是迈锡尼统治下的克里特工匠的杰作,类似的武器很可能也曾经装备于米诺斯文明的军队。这些长剑也同样是迈锡尼统治下的克里特工匠的杰作,类似的武器很可能也曾经装备于米诺斯文明的军队。

 

早期的海战

      在海上,米诺斯人建立了一支地中海最庞大的舰队,因为这对他们的商业活动有极大的帮助。

米诺斯船只米诺斯船只

      关于米诺斯舰队的相关情况,也许只有色拉岛上的一幅壁画④可以为我们提供珍贵的资料。壁画上描绘了几艘大小、颜色不同的船只,但大体的形制是相同的。根据壁画上的信息,我们发现米诺斯的舰队都是由一种狭长的船只组成的。这些船只都有着狭窄而两头上翘的船身,形状很像新月。船头要略长于船尾,尖细而向斜上方指去,有一种强烈的前进感。船尾则略短,线条也较柔和,有球状雕饰。船只中央略靠前的位置上有一个能供人休息的大型亭子,桨手也在亭子之下划桨。在没有船舱的克里特船只上,这样的亭子可能起着防晒的作用,可以保护船员不受爱琴海的炎炎烈日影响。贵族船只的亭子中央有一根高杆,高杆上端有和船头船尾或者亭子顶联接的绳索,有的绳索上挂着华丽的装饰品。但壁画上显示,普通船只甚至连像样的大亭子都没有。贵族船只的尾部还有一个小一些的亭子,它比船中间的那个大亭子装饰得更精致,有直线型和波浪型围栏,悬挂着呈弧形的华美绳索。这个小亭子只在贵族船只上才有,因此可以初步判定这种亭子是贵族所用的,也许是他们统驭本船或者整个舰队的指挥部。另外,贵族船只的船尾还有一种横着向后突起的结构,而普通船只则没有。但由于壁画是侧视图,因此很难确定此结构的立体形状,从而也无从知道它的用途。贵族的船只装饰得很华丽,船体被各种图案装点;而普通的船只甚至没有任何装饰,仍保留着木质的颜色。船只的动力来自两侧的桨手,他们整齐地列队坐在船上按照统一的节奏划桨,这和古典时代希腊战舰的动力系统相同,只不过后者有三层桨手。事实上,在帆船兴起之前全世界的船只都是这样列队划桨的。米诺斯船只的船尾站立着一位手持特殊大桨的船员,他是负责船只转向的舵手。

      传说中,米诺斯国王是创建历史上第一支海军的统治者,不过大多数现代学者认为这只是古希腊历史学家俢昔底德的主观臆测。前述的船只无论如何也难以让人相信它们拥有举足轻重的军事价值,另一方面并没有米诺斯海军(如果它存在的话)的相关考古学资料,因此米诺斯国王的舰队也许大多只是往返于克里特岛和东地中海之间的商船。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排除其中的很多舰只有防卫能力的可能性,所以可以假定米诺斯人拥有一支早期海军,它负责守卫克里特岛的海岸线和商业航线,以防海盗的侵袭。其具体的作战方式是什么样的,由于没有相关的考古资料和可信的文献记载,我无法加以描述。

      但在地中海的东南部,突然出现于海上的埃及舰队也许可以给我们提供早期海战的相关信息。早期的海军可能大都像稍晚一些的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三世的海军那样作战,即战舰相互靠近再让船上的士兵白刃厮杀,而非像古典时代那样用带有撞角的战舰相互冲撞。

      埃及的战舰最初只能充当运输船,把将要陆战的士兵水路运送到目标战场。被证实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舰船参战的事例,便是埃及人将军队运送到巴勒斯坦的战场作战。到了青铜时代后期即公元前12世纪时,埃及的舰队已经可以和敌舰在海上进行战斗了。法老拉美西斯三世的海军就是依靠新的海上作战方式打败了不断进犯的“海洋民族”,后者可能曾经摧毁了小亚细亚的赫梯帝国。在哈布城的一幅未破损的浮雕(5)上记录了拉美西斯三世战胜“海洋民族”的那场海战的状况,并为研究早期海战战法提供了最宝贵的资料。公元前1190年,当“海洋民族”的舰队准备从尼罗河溯流而上掠夺埃及时,拉美西斯三世那支停靠在尼罗河口的舰队使他们大吃一惊,甚至惊慌失措。浮雕上显示,敌舰的桨手还没有来得及进入战斗状态。也许原来计划好了要在尼罗河口登陆,所以“海洋民族”甚至已经将船帆用卷帆索挂了起来,很难借助风力快速地前进或者后退。埃及的战舰则在桨手的努力下快速驶向敌舰,随着距离的靠近,埃及战舰甲板上的士兵先向敌人射箭,更接近时则将标枪投向敌人。等靠近到几乎要碰上敌舰时,埃及战舰上装备有镰剑、短矛和皮革盾牌的士兵们便登上敌舰跟敌人进行白刃肉搏。浮雕还显示了埃及人的另外一种作战方式,即向敌舰的索具投掷抓钩,接着向后划。用这样的方式可以直接将敌舰倾覆。

古埃及战舰古埃及战舰

      由于没有更多的相关资料,我们只能认为这一时期的海上战斗都大致以这种方式进行。米诺斯人也不例外,他们可能将自己的战士全部装载到了船只上,然后以上述的方式与海盗或敌对国家的舰队战斗。米诺斯人也许正是用这样的方式称雄于爱琴海,令几乎整个爱琴海周边地区向米诺斯王国纳贡。传说中还有米诺斯国王出征西西里的故事,不过他最终很不幸地被当地人设计烫死了。

 

没有海上作战能力的“海军”

      另外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与埃及舰队对峙的“海上民族”的舰队只有运输能力而没有像埃及舰队那样的海上作战能力,即只能将原来的陆军从一块陆地运送到另一块陆地进行陆战。因为那座浮雕显示海上民族舰船上的战士们都只装备了圆盾、长矛和剑等近身搏斗的武器和护具,而不像埃及海军那样装备了弓箭。这样一来他们便无法完成与敌舰接触前的远程攻击,使得早期海战缺失了重要的环节,因此这支舰队更像是一支运输船队。而“海上民族”迁徙的队伍中又有相当成分的迈锡尼人,因为此时正是迈锡尼人在特洛伊战争的消耗和多利亚人的挤压中逐渐崩溃的时期。按照这样的观点,被法老拉美西斯三世的海军击败的那支舰队也很可能属于迈锡尼人,因此可以认为迈锡尼人的舰队只有运输能力而没有海上作战能力。又因为没有任何可靠记载可以证明在此前的特洛伊战争中迈锡尼人和特洛伊人在海上发生过冲突,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当时迈锡尼舰队也只是起到了将迈锡尼陆军运送到小亚细亚西海岸的作用。而迈锡尼的航海技术又大多是从米诺斯人那里继承的,因此也可以认为米诺斯的舰队同样不具备海上作战的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迈锡尼造船业的发展,其中最大的突破便是“拼接式”船体的出现。爱琴文明最初的船体是将很多木板叠加在一起并且用钉子钉起来的“叠加式“船体,而迈锡尼人则开始使用“拼接式”船体。

“叠加式”船体和“拼接式”船体“叠加式”船体和“拼接式”船体

迈锡尼在大陆上的征服

      在古希腊的大陆部分,迈锡尼人凭借陆军力量的绝对优势成为了统治者。迈锡尼人的先祖来自遥远的北方,是西迁的高加索人种的一支。

      最早在公元前2500年之后,一个操印欧语系希腊语的族群大约从多瑙河流域来到马其顿等地。其中一部分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分批进入伯罗奔尼撒半岛,对当地爱琴人(Aegean)进行了征服和同化。这一个族群是最早进入后来被称为“希腊”的这块土地的真正的希腊人,他们是希腊民族的一支,被称为阿卡亚人(亚该亚人)。阿卡亚人是勇猛的战士,驾驶着马拉战车,手持青铜兵器,文明程度远远低于克里特岛上的米诺斯人。公元前17世纪,迈锡尼出现了一种竖井式坟墓(又称“坑墓”)。墓中有丰富的随葬品,有的多达870多件,其中有大批金属工艺品,如金面具、青铜剑、金银杯和各种珠宝,这些制品有些是从克里特输入的。竖井式墓显然属于拥有一定财富的氏族部落首领,这也说明这时迈锡尼社会正从氏族部落社会向奴隶制社会过渡。到了公元前16世纪,迈锡尼进入奴隶制社会。这一事实的考古学标志是圆顶墓代替了竖井墓。圆顶墓(又称为“蜂房墓”)是一种更为宏大的石墓,最大的圆顶直径达到了13米。圆顶墓是国王的坟墓,因此这时统治迈锡尼的王朝被称为“圆顶墓”王朝⑥。在从色萨利到伯罗奔尼撒的广大地带,迈锡尼人建立起了许多小型贵族奴隶制城市王国,包括迈锡尼、太林斯、派罗斯、斯巴达等。

       由于迈锡尼人的社会是奴隶制社会,统治者对奴隶、农民和其他劳动者进行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使得这些被统治者频频发动武装起义。又因为北方始终有更落后的多利亚人不断进犯,迈锡尼便形成了全社会崇尚战争的传统。统治者为了防止起义者和多利亚人推翻自己的统治,便在地势较高处修建了很多城堡。迈锡尼的最高统治者是国王,称为“瓦纳卡”,权利遍及军事和社会的各个方面,同时还和所有早期的君主一样扮演最高祭司的角色,负责制定宗教日程、监督宗教仪式等。国王之下权力最大的人是“拉瓦凯塔”,他是军队的实际指挥官。此外还有一大批贵族辅助国王统治国家,这些贵族平时是行政官员,战士则是身披青铜板挂甲的战车武士。这些贵族战车武士组成了军队的核心,他们要么分散到各个部队中充当指挥,让步兵们跟在他们后面冲锋;要么集中起来整编为战车部队,成为一支可怕的冲击力量。人数更多的统治阶层是地方贵族,他们是迈锡尼社会的基层组织——公社的长老,分散在各地管理着地方事务,负责为国王和政府收税、征集劳役以及招募工匠。迈锡尼的平民阶层分为农民、手工业者和商人等,他们出了要纳税之外,还要服兵役,因此迈锡尼始终保持着一定规模的常备陆军和海军。并且整个迈锡尼的国家机关都是准军事化的,平时的政府官员就是战时披重甲乘战车的指挥官,平时的从事生产的臣民就是战时跟着战车冲锋的士兵。这样一来,迈锡尼平时拥有常备军队,战时则可以令全社会都变成一台战争机器,可以说达到了全民皆兵的程度。“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这是最早的义务兵役制的萌芽” ⑦。他们幸地斯时代的

       总结说来,迈锡尼王国的国王同时也是一名强悍的武士,他的军队由成千上万的步兵和少数的贵族战车组成,使用战车统领、步兵随行冲锋的战术。凭借这样的战争机器,迈锡尼人在南下过程中迅速地征服了大陆上的爱琴人,建立了绝对的统治。

迈锡尼征服克里特

       迈锡尼人在完成了对大陆的征服之后,组建了一支舰队,并越过爱琴海,征服了克里特。这一事件大概发生在公元前1450年。迈锡尼人之所以能够征服克里特,是因为后者的庞大舰队在先前的大海啸中被摧毁了,而常年在那支舰队上驻防的军队可能也随之覆灭了。

       克诺索斯等米诺斯城镇被掠夺,克里特彻底失去了其商业地位。

分享:
标签: 爱琴海 古希腊 盔甲 武器 迈锡尼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泰库尔曼我在中央民族大学读书,自幼对历史和冷兵器感兴趣。在大学以前主要是进行理论学习,上了大学以后开始了冷兵器时代武备的复原工作,同时进行理论研究。为此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建立了“库尔曼工作室”,从事复原。目前复原过满族盔甲、哈萨克族盔甲、蒙古族盔甲、欧洲中世纪锁子甲,目前正在研制南北朝时代的中国盔甲。 在武备复原方面,库尔曼工作室的理念是“以空间的模仿完成对时间的复原。”即完成某个时代的武备并装备上,就仿佛回到了那个时代,这是武备复原的至高追求。